广州翻译公司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价格 | 质量保证 | 翻译样本 | 客户名录 | 在线词典 | 翻译资源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 页译员必读  
 

【挑战翻译书】黄国钜挑战《彭定康--香港末代总督》

彭定康--香港末代总督
记者:黄国钜│2000/11/12. 13:55│撰文
书名:彭定康--香港末代总督﹝The Last Governor: Chris Patten and the Handover of Hong Kong﹞
作者:强纳森丁伯白﹝Jonathan Dimbleby﹞
译者:张弘远、管中祥、林孟和、温洽溢
出版者: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1997.12
定价:400元
类别:历史人文


文/黄国钜(德国图宾根大学哲学博士候选人)

  本人是香港读者。自时报出版公司于1997年将J.Dimbleby 的The Last Governor-- Chris Patten & the Handover of Hong Kong ,翻译成《彭定康--香港末代总督》并出版后,笔者曾于本地不同的报章杂志读到关于该翻译本的批评文字,其中不少评语颇为负面。直到笔者最近读到该书,才惊讶地发现该翻译本水平原来真的这般惊人的差劣。虽然在这3年间时报已收到不少关于该书的意见和批评,但后来却未见到更正后的版本,身为香港人,眼见一本关于香港问题如此重要的著作,中文版本翻译成如斯模样,实在不吐不快。

  该翻译本的问题主要有三点:

  1.一些香港人名、地方名、机构名称,译者没有认真查证中文原名,顺手捻来,造成大量荒谬的错误,对认识这些人物的香港读者,更觉怪诞可笑。

  2.译者英文水平严重不足,把原文误译、错译、漏译,甚至不解文意,乱译一通的地方比比皆是,平白糟蹋了一本文句精炼漂亮的英文作品。

  3.编辑、校订方面,没有做好统筹的工作,三位译者各自为政,导致很多译名前后不一,造成混淆。

  关于第一点,例子实在不胜枚举,笔者现把最明显的列出:

页数/原文/译文/正确翻译

vii Prof. Edward Chen 爱德华?陈/陈坤耀教授
vii David Chu 大卫?邱/朱幼麟
vii Han Dongfang 汉?多分/韩东方
viii Jimmy Lai 杰米?赖/黎智英
viii Gordon Wu 葛登?吴/胡应湘
xiv Douglas Hurd 道格拉斯?赫德/韩达德(港译)
002 Government Information Service 信息统筹处 政府新闻处
003 Lady Maurine Lady Maurine/慕莲夫人号
004 Midlevel 中环/半山区
028 Jardine 乔登/渣甸
031 E. Belcher 贝尔契/卑路乍(港译)
035 Justice of Peace 和平法/太平绅士
042 J. Cowperthwaite 考普斯维特/郭伯伟
043 Star Ferry 星辰渡轮/天星小轮
046 J. Godber 高德伯/葛柏
047 Sheungshui 上莞/上水
065 Executive Council 执行管委会/行政局
074 Queen's Counsel 王室法律顾问/御用大律师
077 United Democrats 联合民主党/香港民主同盟
078 terrible decade 恐怖十年/十年浩劫(大陆常用语)
085 act of state 国家事务/国家行为
087 BDTC 大英国协护照/英国属土公民
087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英国海外侨民/英国公民(海外)
093 T.T.Tsui 徐先生/徐展堂
099 executive-led government 首长挂帅的政府/行政主导政府
103 Financial Secretary 金融秘书/财政司
103 H.Mcleod 麦克罗/麦高乐
118 Mandarin Hotel Mandarin 饭店/文华酒店
129 functional constituencies 职业团体/功能团体
134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香港商业总会/香港总商会
138 China's advisor 中国事务的顾问/港事顾问
141 convergence 集会/衔接
142 united front 联合阵线/统一战线(大陆政治术语)
144 Hutchison Whampoa 霍金森公司/和记黄浦
145 District Boards 地方委员会/区议会
145 J.McGregor 麦克葛瑞尔/麦理觉
149 columnist 共产党党员/专栏作家
150 Chek Lap Kok 赤角/赤「蜡」角(「蜡」字应是鱼字部首)
162 Whisky 葳丝琪/威士忌
162 Soda 苏达/梳打
169 RTHK 香港广播处/香港电台
196 criminal of all time 永远的污点/千古罪人(鲁平原用字)
206 China Light and Fuel 中国电力和燃料/中华电力
208 SAR SAR/特别行政区
209 sinologists 汉学家/中国通
209 Foreign Office 国外部/外交部
216 constitutional affairs secretary 法治事务秘书/宪制事务司
217 liberals 自由派/民主派(港媒体用法)
220 Hong Kong Bank 香港银行/汇丰银行
225 T.S.Lo T.S.罗/罗德承
248 Triple Violator 三边对话/三违反者
281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香港经济期刊/信报
299 Municipal Council 市政委员会/区域市政局
308 three tiers of councils 三级立法会/三级议会
302 Association for Democracy and People's Livelihood 民主藉人民生活协会/民主民生协进会
317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外籍特派员俱乐部/外国记者协会
333 Chase Manhattan Bank 曼哈顿银行/大通银行
345 CT9 CT9 货柜港/九号货柜码头
345 Bill of Rights 权利法案/人权法
347 Public Order Acts 公共秩序法案/公安法
360 Preliminary Working Committee 初级工作委员会 筹备委员会
365 Bar Council 律政司/大律师公会
367 Oriental Express 东方快报/东方快讯
370 son of a turtle egg 王八蛋/龟蛋
371 triad 三巨头/三合会(即黑社会)
377 Democratic Alliance for the Betterment of Hong Kong 改善香港民主联盟/民主建港联盟
380 Tuen Mun Tuen Mun/屯门
383 through-train 直达车/直通车
392 Heathrow 希司罗/希斯鲁机场
555 Ke Zaishuo 雷修/柯在烁
562 Westminster 西方大臣/西敏寺

  以上只是一部分最明显的错误,其它的恕笔者不能一一列出。或许有人会解释说,因为译者并非香港人,不熟识香港事务,又不谙广东话,所以这些错误可以原谅。但只消比较一下同是时报出版公司出版的另一本香港问题著作,彭定康的《东方与西方》,其译文文句不但流畅优雅,翻译者且做足了考证功夫,甚至可以修订原作者的某些错误,便知这借口站不住脚。况且,如鲁平骂彭定康是「千古罪人」,是他的「名言」,也是当年的国际新闻,后来更成为媒体的「佳话」,译者不可能不知。另外如「人权法」、「民主派」、「外交部」、「西敏寺」等名词,更是政治新闻所常见,可见三位译者虽为东亚所/新闻系研究生,有关方面常识却甚为贫乏。

  关于第二点,例子也是俯拾即是,笔者略举三个较有代表性的来谈谈:

  例一:原著第4页这样形容彭定康:"His way with the English language had earned him a reputation as a thoughtful and fastidious politician….." 此句中的way指的是彭定康运用英语的风格、对英语的驾驭能力,(这方面也确实是彭定康有名之处),译本却将此句翻译成:「由于他走得是『英国语言』这条路,使得他赢得一个『深思熟虑而且难以取悦的政治家』的名声。」(第5页)这条『英国语言』路,究竟是甚幺门路?真是令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例二:第219至220页一段译文,错处之多,令人咋舌:

原文175页:"Lee was so agitated by this prospective calamity that he wrote to John Major seeking an urgent meeting. A few days later he said heatedly:

The prime minister has got to answer me. And don't tell me he hasn't got time for us over this great impasse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If he doesn't want to see us, that leads 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y don't give a damn about Hong Kong and the Hong Kong people; that they don't want to handle it, and they will let Chris Patten do his thing……. The British rule over Hong Kong will be completely finished and the Chinese hand will be over Hong Kong. If Chris Patten goes on in this way - I put it very grossly - he is digging his own grave.

In his barely suppressed panic, Allen Lee not only spoke for a significant constituency in Hong Kong but also had access to senior member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hris Patten, who was well aware of this, recommended to Downing Street that the leader of the CRC should be granted his prime-ministerial audience. Lee could not easily de dismissed as mere hysteric. The dry-eyed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Bank, Sir William Purves, was no less critical of British policy, although, as one of the advisers appointed by Patten to his Executive Council, he refrained from saying so for the time being. In private he was scathing about Patten. According to Allen Lee, Purves had recently approached him saying, 'Come on, you've got to provide him with a ladder to climb down.' Lee replied, 'Look, the governor doesn't want a ladder. You must know that.'

译文:「李鹏飞对这个未来的灾祸有些动怒,并写信给梅杰要求紧急会议。日后,他兴奋(1)地说道:

总理(2)已(3)回复他(4)。且并未(5)告诉他(4)没有时间来处理两个国家之间的窘境。如果他不愿意看到我们,让我下这样的结论:他们不要咒骂(6)香港和香港人民;他不愿意处理,且要让彭定康来处理这件事………英国的法律(7)在香港完全展现出来(8)且中国将取回(9)香港。如果彭定康继续这样做的话,我很不客气地说:他正在自掘坟墓。

李鹏飞之所以强力防范财政危机(10),不只是想要赢得(11)香港选民的认同,更希望藉此(12)掳擭中南海的信任感。彭定康也清楚首相是个不容易被说服(13)的人。(14)至于香港银行(15)总裁浦伟士爵士对英国的政策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16)。尽管,彭定康拥有行政命令权(17),而浦伟士却能左右意见(18)。私底下,他却对彭定康是不留情面的。譬如,有一天李鹏飞对浦伟士说(19):『你赶紧拉他一把(20)吧!』李鹏飞反而答道:『你明知道总督是不需要任何帮忙(21)的。』」

(1)heatedly应译作「激动」。上一句既说李鹏飞当时「动怒」,怎会又变成「兴奋」?

(2)那明明指的是梅杰「首相」,下文也译对了,何以这里却忽然变成「总理」?

(3)has got to 意思是「必需」,不是完成式的「已经」。

(4)me 译成「他」,希望只是手民之误!但为何又会前后错两次?

(5)don't tell me 译成「且并未告诉他」。

(6)don't give a damn 是常用英文俚语,意谓漠不关心,不管他人死活。

(7)British rule在这里是指英国的统治,不是法律。

(8)completely finished是「全部完蛋」,译成「展现出来」,不知引自何典?

(9)Chinese hand will be over Hong Kong是说中国可以在香港只手遮天、为所欲为,不是「收回」。

(10)suppressed 是说被压抑下去,不是防范。Panic是恐慌,不是危机。译文中又冒出甚幺「财政危机」,不知从那里来!

(11)看完整句,都不见有「想要赢得」的意思,恐怕是译者自己想象出来的。

(12)这里指李鹏飞已经可以直通中南海,不是还在「希望」。

(13)well aware of 所指的是上一句,即彭定康知道李鹏飞代表香港选民和中南海说话。说他知道首相「不容易被说服」,分明是无中生有。

(14)从recommended 到hysteric两句漏译了。

(15)Hong Kong Bank 是汇丰银行,不是「香港银行」,请勿随便看字面照译!

(16)no less critical of British policy 是说浦伟士对英国政策的批判性,不比李鹏飞低。译成「对英国的政策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又是译者的创作!

(17)As one of the advisers appointed by Patten to his Executive Council 是说浦伟士被彭定康委任进他的行政局,作为他的顾问。不是「拥有行政命令权」。

(18)He refrained from saying so是说浦伟士虽然反对彭定康的政策,但没有公开说出来。这跟(17)是有因果关系的,因为浦氏是行政局成员,而香港的行政局有一条所谓「集体负责制」,即是说,即使某成员在会内持反对意见,但一旦某议题获局内大多数成员通过,成为政策,所有成员就必需放下自己的想法,对外替该政策辩护。译者显然不知道这点背景,于是把这段文字译成「尽管,彭定康拥有行政命令权,而浦伟士却能左右意见。」可见他虽看不懂文义,但仍发挥惊人想象力,想办法自圆其说,令读者看起来觉得好象通顺合理,实际上却已离题万丈。 (19)原文是浦伟士对李鹏飞说话,李鹏飞答。译文却反过来变成李鹏飞跟浦伟士说,而跟着又是「李鹏飞反而答道」,于是变成李鹏飞自问自答。

(20)provide him a ladder to climb down是「给他一个下台阶」,不是甚幺「拉他一把」。

(21)彭定康不需要的是下台阶,译成「帮忙」甚不准确。

  以上只是全书的其中一小段,已经错漏百出,全书五百多页总共有多少错误,大家可以想象。而其错误之多,错法之离谱,可见不只是译者英语水平的问题,更甚者是做事不认真、心不在焉、马虎敷衍,简直是侮辱读者。而校订者没有指出这些如此明显的错误,也是未做好份内事,把译文跟原文对照审阅,而只是看看译文是否通顺就了事,同样责无旁贷。 例三:原著第75页形容彭定康对付香港媒体的招数,寥寥数语,便点出他当年如何进行那场激烈的传媒攻防战的基本战略,既精彩又具启发性:"His goals,…… was to charm the media into unwitting complicity with his efforts to woo public opinion, and thereby to protect his flank from potential critics within the foreign-policy establishment in Britain and the business community in Hong Kong."而译文则变成:「彭定康的这个目标…….. 提出后,竟吸引媒体不自觉地和他共同努力去获取民意,并因此保护他免于因英国和香港外交政策的制定而衍生出的潜在批评。」(102页)不但错误累累,而这「竟」字,更把彭氏有目的、有预谋的策略,变成意外收获,可见译者根本没有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意。

  关于第三个问题,最明显的例子是原文的Jimmy Lai,第vii页译成杰米?赖,而369至372页译成黎智英,算是对了,第543页却又变成雷杰米,令读者以为是三个不同的人。又如Westminster,其它地方译成西敏寺,算是对了,为何562页又冒出个「西方大臣」?令人费解。又例如Democratic Alliance for the Betterment of Hong Kong 或DAB,第227页译成「香港民建联盟」,是对了一半(正确是「民主建港联盟」或简称「民建联」),第377页却又译成「改善香港民主联盟」,第383页又变成「民主联盟」,前后不一,产生混淆。其实,只要编辑方面稍为统筹一下、统一译法,不但可以避免混淆,而全书都可以用到正确的译法,可惜却没有这样做,徒添不必要的错误。

  然而,应该公平一点的说,译本的后半部渐有改善,虽然错处仍多,但已比前部分显着减少,尤其是大概自四百页开始,很多人名、组织名称也有查出正确名称。笔者估计,这或许是因为该书由三位译者分工的关系。若真的如此,那幺负责首部部分的那位译者,因为他自己的马虎态度,令其它两位译者也蒙羞。

  最后,请恕笔者对译者诸君多说一句重话:翻译工作,不应只是学者闲时赚点外快的途径,只消懂一点外语,把原著文字转换成自己的母语便可以交货。它是一项文化交流工程,必需严肃对待,其中牵涉到译者对原著题目的背景认识和兴趣,需要高度的投入和专注,才能把这工作做好,遇到不熟识的地方,应该问问这方面有专门知识的人,而不应闭门造车、自注新词,否则,结果必然是原文既不能达意,译文又无意义,最后弄到「两面不是人」,贻笑大方。

  台湾和香港,地理和文化上相差不远,要找到相关的资料应该不难,随便问一位稍有留意时事的香港人,也不会弄到如斯田地。若果连这样的考察功夫也做不到,又如何能吸收世界文化、面向国际?

  笔者十分欣赏时报出版公司推介香港问题著作的诚意和努力,但在搜罗佳作、花钱购买版权、发行推销之余,是否也应做好翻译上的品质检查?否则,如果是为了赶着在九七年香港热之际推出市面而「急就章」,却牺牲了品质,以时报出版公司的规模和盛名,从此蒙上污点,是否得不偿失?希望上列的错处能及早得到更正,而以后能够看到多些如《东方与西方》这类水平的译作。民主联盟」,第383页又变成「民主联盟」,前后不一,产生混淆。其实,只要编辑方面稍为统筹一下、统一译法,不但可以避免混淆,而全书都可以用到正确的译法,可惜却没有这样做,徒添不必要的错误。

转载自《挑战翻译书》

返回翻译文章精选

 

 
 
--------------------------------------------------------------------------------------------------------------------------
版权所有 @ 贯日翻译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北京|上海|深圳|东莞)|网站地图
广州市白云区启德路88号天瑞广场领寓B2013室
全国免费服务电话: 400 888 0389
广州 020-86266990 手机15711834984 电子邮件:chi@
网站备案登记号:粤ICP备15089450号